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“壺王”為長沙窯典型器

筆者認為,南宋官窯博物館館藏的長沙窯執壺恰恰是長沙窯執壺的典型造型。有《中國陶瓷史》第220頁“唐代典型器物示意圖”為證。唐代執壺,不論長沙窯、越窯、嶽州窯、壽州窯,其風格大同小異,但器型樣式紛呈,它的尺寸、口徑、圈足、頸項、腹部並無統一標準。這點同明清瓷器差異很大,明清特別是清三代官窯尺寸相當講究,同種器型各部分尺寸基本一致。

百花競秀的唐代瓷窯,它們不受官家束縛,窯工們盡情發揮,很多執壺其實是沒有執把的。宋代高承約《事物紀源》說:“注子,酒壺名,元和間酌酒用注子。太和中,仇士良惡其名同鄭注,及去柄安系,若茶瓶而小異,名曰偏提。”所以說南宋官窯博物館長沙窯執壺器型不對,因此是仿品。這個理由實在是把膚淺當驚堂板。

楊靜榮先生的第二個理由更加站不住腳。說是柄太短,注酒水之後提不起來。其實古代瓷器的柄,有兩項功能。一是觀賞、裝飾功能,讓器型更美觀;也有虛擬提示功能,說明這件東西是裝酒水的。它的使用功能,空瓶的時候,柄的承受力夠,注滿水之後,柄承受不了重量,起的是固定作用,提水時必須一只手托起執壺底部,另一只手固定把柄,倒酒水時也是一樣。明清的執壺有的高達四十幾釐米,瓷胎的把柄無論如何是承受不了注水之後的重量,其使用方法就是這樣。所以楊先生說把手太短,承受不起重量,就斷定它是贗品,不只缺乏物理常識,也缺乏古瓷常識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