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说美好

说美好
人是有能记忆的动物。所以,人人都有美好的情感记忆于心海深处,而这种美好情感记忆的主角在大多数情况下,又必定是人!当这种记忆在你的脑海中随时间的推移而愈加绮丽与美妙时,切莫追寻其当今!因为美好之所以为美好,是你于记忆之中加进了想象和岁月酵母的酿造,不然,你的美好情感就一定毁在忆与现实的反差之下。
在我的自行车骑友中有位王姓朋友,是位大夫。每当大家一起骑车远足时,他常常提议去一个叫作乌鸦泡镇的地方。当年那里是一个林业局的驻地,有数百里的森林铁路把十几个林场与驻地紧紧相连,山上山下列车滚滚,曾是一派的兴旺气象。可如今林业局已迁走,留下大片的平房里只还住着一些退休了的林业工人,一切都定格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。去这么个似被世界遗忘了的角落干什么?开始骑友们并没有留意,但当王大夫的这种提议一再重复并成行后,大家都在心中打起了问号。特别是当他站在镇子的小广场上万千思绪地遥望时,忘我得连回程的招呼声都充耳不闻。大惑之下,众骑友一齐动问。其始,避而不答,久之,向我等讲出了一个。其实,这故事大概在每个男人的记忆里都曾有过。
那是五十多年前的王大夫初中时。班上有位女生班长,学习上乘且乐于助人,对王大夫尤帮之不倦。十四五岁花季初进的她,正值顾盼流莺,巧笑生倩年华,一颦一笑,当然的,就都给少年王大夫留下了无限的温馨与美好。听王大夫这么一叙述,众骑友顿悟之下便劝曰:何不会之!以慰五十余年离愁。于是,王大夫临时就买了个超大的西瓜作为礼物,去那女班长家探望。镇子住着的都是老林业职工,也就那么一打听,有人就自报奋勇的引着我们一路找到了伊家,但见柴扉轻掩,主人不在。失望之际又有热心的邻居相助。那邻居边说: 我去找! 便飞也似顺沙路直奔前巷而西。稍之,即见一身穿对襟棉坎肩的老年妇女,边斜抹着垂下的鬓发,边疾步而来。近之,在如刀流年的刻画之下,风华尽去的伊,不过泯然一妪耳!伊与王大夫都聊了些什么?等候在屋外的我们当然无从知晓,但我们知道的是,等候的时间并不长!
此后,当骑友再行远足时,王大夫再也不提乌鸦泡镇了。
随机推荐: 领取优惠券 礼品券 米秀 淘宝优惠券 优惠券领取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  
   http://jplan.xclub.tw/viewthread.php?tid=182841&extra=
  
   https://www.zahiracollege.lk/assessments-for-grade-10-english-medium#comment-92483
  
   http://www.0830bbs.com/home.php?mod=space&uid=7802560
  
   http://escort-theme.bangthemes.com/blog/praesent-vel-tellus-ne/#comment-176812
  
   http://atlantacaster.com/blog/dual-wheel-casters-for-moving-heavy-loads/#comment-284137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