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梦醒(附后记一篇)

梦醒(附后记一篇)
不是不成熟,或只是不成熟
你笑着说苦短
短到 只有几年,我最爱的那个背包就旧了
只有几个月门前一树的樱花就落了
短到只有短短几分
你的笑 就模糊了,模糊不清
模糊成一个可悲的表情
模糊成我沉默的姿势
但有如何能够回头呢
我说
关于那个。远到不能再远的远方
后记:
现在正在下雨。
我写诗只是单纯的满足自己,每次写诗都是把自己的把自己的胸口撕裂,把自己的心展露出来的过程(不带任何矫饰)。
我不想写一篇充斥着华丽辞藻的分行的。
我才十五岁,我什么都没有。我生在小镇,因此我才将自己的笔名定为 鹿港 。我现在高中一年级,学文,到县城的重中求学。我学习很用功,只是班级里人才济济,不乏在文综学习上的怪才,他们并不很努力,即便主科课程都很差,也能凭借好的离谱的文科综合远超于我,我又如何有理由去嫉妒他们呢。
至于我一直以来所深爱着的绘画,考虑到家庭原因和父母的期望,也被放弃了,不知道有几个人能理解到我的痛彻心扉,我爱它远胜于诗。我每天在中国僵化的,却必须的、相对最公平的教育体制下消磨着自己的青春。我一无所有,我没有在比别人高的才能,没有像县城里同学那样相对能提供更宽广视野的环境,由于父母很忙我甚至没去过外市旅游过。我至今为止的生活似乎毫无记录价值可言。
结果我只能写诗了。因为我只剩下一颗心,一颗种子,一段几十年的长途。而诗不是记录生活,是描摹灵魂。我有自信于自己纯粹的灵魂。所以我的诗你可以不认可,因为没有一首诗的存在是为了他人的认可而写。它只要赤裸裸的自我表现。
我只是不写那些我认为并无思想可言的并且用擦了脂粉的所谓的诗。我只想写我未经世事的想法。所以,我的诗人们觉得文笔不好可以,语言粗俗也可以。
我喜欢余秀华的诗,她的诗之所以不同于其他女诗人,得益于农村里允许出的纯粹的心与写诗的目的,得益于她洒脱的个性,得益于她的天赋与孜孜的努力。因此她才没有亵渎诗存在的意义。
我在镇上读初中时,读陶渊明,老师说他宣扬了一种人生如梦的思想-----那是绝对不对的。我就在想,扪心自问,这又怎么不对呢?得与失之间,走走停停,得意或失败,最后只是搭了一班归途的列车,曾于《读者》上读一篇西方,女主人公在去往教堂结婚之前,由于车祸而昏睡了几乎一生,在梦里,她结婚生子,孩子们长大,她与丈夫共度晚年,的无可挑剔。但她终究是醒了,醒来的那一刻,她蹒跚着来到镜子前,镜子里只有一个耄耋老人,她并没能结婚,她这一生只是在病床上睡着了而已。她幸福了吗?这梦和这人生,我们又有何种理由追问孰真孰假呢!她只是在走向死亡的路途中体会了幸福而已。读完这篇文章后,我哭了好久。西方作家写的东西,总是透彻的让人一眼就看的见底。但看了过于透彻的东西是会被灼伤眼睛的,是会痛苦的。
林清玄曾批评三毛写一篇文章有四十几处泪。但三毛只是在流浪。
她这样的人是必定会哭的。
我不懂远方,也不懂诗,雨快停了,我还是个未曾醒来的人。
随机推荐: 红酒杯 莲灿 小公仔毛绒玩具 卫衣 床板1.8米
相关的主题文章: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