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“再见”春雪

“再见”春雪
一夜无梦的好眠,睁开惺松睡眼,享受着时光悄然流淌地静谧。
窗外,阳光轻轻浅浅地投射在窗格,随着风影在晃动的帏帘里,悄悄游移着轻灵的脚步。
心空浅浅地浮着一抹淡淡地感动,如一朵流散的浮云,自由舒展,轻巧变幻。在流光里写下一行行的诗意。
一大清早,老公起床说,下雪了!
来不及穿戴整齐,披件衣服边便奔到窗边。映入眼帘的是草坪、房顶、树尖,顶着一簇一簇浅浅的白。远远看着,感觉那就是一个一个没来得及睡醒的清梦,那么地虚无而轻盈。忽地笑了,因就想起了,老舍笔下《济南的冬天》里,树尖上顶着一髻儿白花,好像日本看护妇的比喻。好形象呵!
再见雪,居然是在这桃花烂漫的春光里。恍然想起昨天踏青时,那满眼夭夭灼灼,满树红装漫裹的桃花,那样耀眼,那样灿烂!不知今日雪缀桃花,是怎样一幅如诗似画,唯美而浪漫!不知茫茫红尘中,又有多少多情多思之人,为之痴,为之醉,为之狂!只可惜,无缘得以一见。
只因了这场雪那样短暂而。短暂的,让你都不知它来在何时;寂寞的,让你都无缘得见它的漫漫飞舞。像极了萍水相逢的天涯零落,亦似久别重逢地诗意梦幻。好生地让人感叹!亦好生地让人遗憾和怀念!
心里竟似能见,七彩的阳光下,那缀满桃花的娇俏枝头,有雪花簌簌地轻盈零落,美得炫目而让人心疼,心疼这来去匆匆地难分难舍;心里竟似能听,雪花的轻轻叹息,终究是要擦肩而过,奈何情深缘浅的剧情再上演。为何,最美的时光,总是瞬间滑过。任它在指尖流转,凭它在心空消散。攥与不攥,终究都要落成聚散两依依、转头梦成空的遗憾。
这场寂寞而多情的雪呵,悄悄地来,轻轻地去,不知在谁还未来得及出发的征途,留下串串晶莹的露珠。瞬间,在斑驳的阳光里,折射出五彩斑斓的扑朔迷离。迷乱了谁的心?惊艳了谁的眸?又勾起了谁心底缓缓流淌的感动和怀念?
正如人说,你最多情,最易感动,稍稍温暖,便化作一汪清泪回馈受到的恩惠;也最无情,最易老去,刚刚打开的花蕾,还来不及绽放,便烟消云散。这一去,便不知重逢在何时。若要再相见,势必要经历下一个轮回地守候。只是,来年春天,再来时,可识得那风中孤独伫立的满树丰姿?
是否,别是经年,再回首,依然是孤独地零落成殇:
下雪了 欣喜地 轻拥入怀 才发现 那无法忽视地若即若离
你 随风飘逸 轻如云烟 薄似蝉翼 朦胧而缠绵
恍然如错觉 是你吗 可爱而美丽的 精灵 纤细而清瘦
不想交臂而过 伸手去捉 掌心滑落 冰晶泪痕 莹润而剔透
疑惑 谁的心 那么 漫天的 肆意而张扬
且忍住,满腹惆怅;且挽起,漫天忧伤。轻漾笑意,荡春回暖,回声阵阵:再见春雪!再见!春雪!
把你幻作那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,象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的日本女郎,在那一声声,再见春雪和 再见 春雪里,含着蜜甜的忧愁:何日君再来,相约下一个轮回地守候?
随机推荐: 黑色背心女 外穿 汉服女童7-8 茵芙莎乳液 西缺原创女棉麻 灌篮高手t恤
相关的主题文章:
返回列表